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文学 » 正文

年关

110 人参与  2019年02月02日 08:27  分类 : 原创文学  评论

今天太阳很好,冰挂子化了,滴出一个个小坑。我见过最大的冰挂子是在曲阜,那年大雪,停课了好些日子,我们几个趁着雪停,跑到廖河公园去玩,就在那些仿古建筑的屋檐上,挂着一排排巨大的冰凌。

赖床是很舒服的事。被窝暖暖的,人儿远远的。

妈妈剁馅子,热了油炸藕盒,我下手捏了大小不一的素丸子,裹了淀粉下滚油炸成暗黄色,看着油锅泛起气泡,香气弥漫。

爸爸买菜回来,趁着太阳好,在院子里收拾昨晚买回来的猪头,和妈妈两个人在太阳底下拔猪毛。我烧红了两根铁钎子,爸爸拎起来穿进猪头里,立刻弥漫一股蛋白质烧焦的气味,最后晚饭时候吃了口感不怎么样的脑花。

爸爸把几头蒜码的整整齐齐,如今长出了茎叶,绿油油的,长势喜人。

叔叔家小孩子来玩,非要指着一株结着小红灯笼似果子的花儿,要摘果子吃。我说那是辣椒,不听,伸手摘一个给他,让他闻那辣椒枝叶的辛辣味道。他倒是不客气,不但动了鼻子,还动了嘴。

我赔了两杯水,他赔了两行泪,最后两不相欠,我安好,他回家去找妈妈安好。

晚上,大爷来坐了一会,我就侧耳听两句乡村八卦。久不在家,听这些事情倒也有意思。是书上写着的,或是看不来的。

年关年关,对我们是年,对一些人是关。


打赏

来源:大蒜瓣子博客(微信:暂时保密),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zw0546.com/?id=204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相关文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鲁ICP备16011833号 | Copyright © 2009-2018 大蒜瓣子博客 版权所有 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