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文学 - 第1页

又是一年父亲节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25次

我突然很想聊一聊关于爸爸的话题,但不知是出于怎样强烈的感情,当静默无人时,在心内酝酿出“爸爸”这两个字的读音,也足以让眼睛滚落下大滴眼泪。其实一直对于父亲这个词有点敏感。说实话,自己心里有点抵触这个词,毕竟自己也没有怎么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如今的父亲是一个高中语文老师,每天的业余生活就是喝茶遛弯,忙的时候也很忙,心里也挺喜欢这个父亲的。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看的一张图片和一个故事:“坐地铁对面有个男人,上地铁后他接了个电话:宝贝啊,爸爸马上就回家了,好,给你买好吃的,爸爸不累爸爸吃过饭了,在家乖乖等爸爸回来哦。挂电话后不一会就这么睡着了,猜他一定很累,背上的压力很重,看到他手里的菜加馍,想起他那句爸爸吃过饭了。”猜想这个人,在别人眼里是一个同事,一个合作伙伴,会因为工作失误被指责,或者因为取得成绩得

深夜小随笔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2人 | 浏览 : 116次

女人下嫁的最大风险,是你见过他最狼狈不堪的样子。哪怕将来功成名就,他也不敢轻易在你面前自傲,生怕你不经意间忆当年,一句话把他打回原形。只是,生而为人都有锦衣夜行的烦恼,这份自傲总是需要有人欣赏,于是自然便有了红颜知己前来红袖添香。原配不一定年老色衰,新人也不一定年轻貌美,重点是新人没有参与过他的过去,没有亲眼见证他的不堪,他能轻松的将他的过去包装成一部英雄奋斗史,哪怕是再软弱的行为,也能说成是忍辱负重。这份心理上的满足感,对男性而言,恐怕远远超过性所带来的愉悦。所以,下嫁不是不行,得看人心。可惜,最凉薄的,不过人心。

与晚风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113次

还记得之前听过的陈奕迅的《苦瓜》。以前我觉得歌词拗口,很长也很难记住。之后忘记是哪天,歌曲循环突然听到这首,突然就听懂了。 歌词里唱: 却在某萧瑟晚秋深夜,忽尔明了了,而黄叶便碎落。 我当下的理解是,好像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成长是经历好多个恍然大悟的时刻一个个堆砌起来的。 早些时候想不明白的事情,抓着不放手的感情。一定要跟自己千回百转地纠结,恨不得抓住每一个人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等某一天,你只是坐在那里,回想起之前的事,一瞬间就恍然大悟。突然想明白了,原来是那么回事啊。 忽而明了,而黄叶便碎落。再回头去看,很多揪着不放非把自己逼近死胡同的事,其实没有多复杂。 人生中会有好多个这样的瞬间。比如第一次失恋,第一次面对别离,第一次面对挫折和挑战。这些一开始挣扎着的每一件事,都撑着捱着,到最后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110次

还是觉得人是需要停下来的,不能总是铆足了劲往前跑的,尤其是在特别狼狈的时候更应该停下来,因为狼狈说明你可能已经偏离了一开始选择好的路线了。停下来并不意味着停止努力,而是更好地去反思这一路,撕开那狼狈的皮囊,然后重新出发。不要怕,谁都是一路走走停停慢慢变好的,没有人能步步正确一直到终点的。

年关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156次

今天太阳很好,冰挂子化了,滴出一个个小坑。我见过最大的冰挂子是在曲阜,那年大雪,停课了好些日子,我们几个趁着雪停,跑到廖河公园去玩,就在那些仿古建筑的屋檐上,挂着一排排巨大的冰凌。赖床是很舒服的事。被窝暖暖的,人儿远远的。妈妈剁馅子,热了油炸藕盒,我下手捏了大小不一的素丸子,裹了淀粉下滚油炸成暗黄色,看着油锅泛起气泡,香气弥漫。爸爸买菜回来,趁着太阳好,在院子里收拾昨晚买回来的猪头,和妈妈两个人在太阳底下拔猪毛。我烧红了两根铁钎子,爸爸拎起来穿进猪头里,立刻弥漫一股蛋白质烧焦的气味,最后晚饭时候吃了口感不怎么样的脑花。爸爸把几头蒜码的整整齐齐,如今长出了茎叶,绿油油的,长势喜人。叔叔家小孩子来玩,非要指着一株结着小红灯笼似果子的花儿,要摘果子吃。我说那是辣椒,不听,伸手摘一个给他,让他闻那辣

在所有你不肯沉睡的夜里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141次

据说,有这样一种小兽,它会在你睡梦时的夜晚出现。在你睡地正香的时候,它会用自己锋利的小爪子在你手臂上手指上或者某个随便地方划开一道小小的伤口。很多人一觉醒来发现身上多出来的莫名其妙的小伤口,就是这个小动物在搞鬼。但是它们可不是坏东西。这种毛茸茸的小东西是一种神奇的动物。传说中的食梦貘以梦为食,它们却是会吃掉你们的霉运,借此来饱腹。当你的身上集聚了太多的霉运的时候,就会发出一种气味吸引它来到你身边,静静等在夜晚你睡着的时候,吃掉你的霉运。当你一觉醒来发现有了一两道小伤口,就不要丧气了。那是小兽吃掉了你的霉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当然,小兽也只会在夜晚溜出来。可能小兽已经在你身边很久了,却一直不见你睡觉,最后只能垂头丧气地饿着肚子离开。所以呀,也不要熬夜了。可是小兽吃掉了太多的霉运,自己也会变得很

十万星河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1人 | 浏览 : 317次

又是新的一年。还记得前几年家里问我我的书桌放在哪里,我看了一下几个卧室的窗户,便说:“我要这个靠近这个马路的一个卧室,桌子放在窗边便好。”也不是什么多么喜欢开窗吹风,只是自己睡得晚,在家一个人也没什么事,就喜欢爬过书桌,拿两个靠枕,坐在落地窗边,看窗外的车流。旁边一定要放一个小小的音响,放一个最近很喜欢听的歌——《流浪》,歌词里有一句话,我把他写在了日记里:夕阳笑着去流浪,月亮寂寞在路上。人这一生,谁不是在流浪的道路上呢。赤裸裸地来,又寂寞地走,不过一百年,与这世间,不过一瞬。而2018年,对于我来说,又平常,又不平常。离开了大学,踏入社会工作,又到现在的闲赋在家。一个朋友家里破产,离开的时候请我们喝了顿酒,说:“我要去南方了,你们要多保重。”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又失去了很多朋友,明知这辈子

想家的孩子们

发布 : 大蒜瓣子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1人 | 浏览 : 256次

每次临近大休,学生们都表现的迫不及待异常兴奋,回家的期待和喜悦早已让他们坐立不安无心听课了。从他们那里,我感受到了家的美好和召唤,那里有香喷喷的可口饭菜,有嘘寒问暖的爸爸妈妈,有撒娇时可依偎的肩膀,或许还有一只黏人的小泰迪狗。他们的家,一定很温暖,一定是宽敞又明亮的大房子!     我上大学时也想过家,可我好想像他们那样想家呀!     记得每次临近放假,我也是异常激动,恨不得一脚迈进家门。这种冲动,我和他们应该一样吧。可是,每当我回到家,从迈进家门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升腾起来的情绪却是逃离,逃离,快点逃离!一刻也不愿意待了!为什么?说不太清楚,也许那是理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吧!家,在心中永远

屿

发布 : 老猫的咖啡馆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256次

“林深时见鹿”一句,从前我总是将“时”释作“时候”,意思是走进树林深处时看到了麋鹿。但今天,读到李白的原诗《访戴天山道士不遇》,“林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这个“时”却是“时常”的意思。林深路长,时常见鹿。见鹿而不见人,更是凸显这一方外之地的幽静,暗喻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可总觉得少了点诗意,少了初读“林深时见鹿”的一分欣喜。约么是废柴的文青气在作怪吧。鹿是森林中的精灵,又有几分圣洁的神秘之意。如此一来,林深路长中猝然相遇,我们所欣喜的大概就是那一瞬间怦然心动。

我们已经失去了快乐

发布 : 大蒜瓣子 | 分类 : 原创文学 | 评论 : 0人 | 浏览 : 230次

    星期天,女儿要邀请几个要好的小朋友来家里玩。女儿很开心,她妈妈也挺支持,她们娘俩吃过早饭就去超市了,要给小伙伴们买一些食物,再做一顿丰盛的午饭。看着女儿这么开心,甚至有点小骄傲的样子,我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   十一点半左右,几个小朋友陆陆续续都到了,四个女孩两个男孩。她们一见面就凑到了一起,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高兴事。一会儿捉迷藏,一会儿盖房子,一会儿做游戏,一会儿笑得前仰后合,一会儿又哄来哄去,玩的不亦乐乎,全然不顾我们大人在场,更没有男孩女孩的顾忌。她们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玩,不争不抢,互相不嫌弃,表现的那么亲昵。   可是,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她们,却有几分疑虑

鲁ICP备16011833号 | Copyright © 2009-2018 大蒜瓣子博客 版权所有 抄袭必究